王辉的博客

二十四岁的分叉口

读博士还是找工作 ? 给企业签个相对安逸的卖身契还是走自己的创业之路 ?二十四岁的我,走在留学路上,遇到了一个分叉口。

只所以在工作和博士之间犹豫,是因为当今手持一个硕士文凭也很容易落入就业难的尴尬境地。博士文凭,无论如何,都还可以起到敲门砖的作用。然而,博门深处,个中苦楚,问能有多少人耐得住寂寞。

自己为他人工作,还是,自己为自己工作,还是,让他人为自己工作 ? 这并不是一个三叉口,而是一条连贯的可以从被剥削走向剥削的路。不管怎样,中间有一步是必经的,就是自己剥削自己,创业路上谁能不对自己狠一点,不管是有志男人还是有志女人。

下面请看我是如何在分叉口前做抉择的。

稀稀拉拉的雨滴给初春的空气裹上了一层凉意,此时云端害羞的太阳最容易给人们带来朦胧的彩虹。我决定出去散散走,走上一个完全未知的路段,因为那里有真实的分叉口。巴黎郊外的路弯弯曲曲,忽高忽低,放眼望去,视线总会被阻拦在一个很近的地方。就像面对未来,能预测的部分总是很有限。

多雨的春天,路边很多我叫不上名的树的枝头上都抽出了新芽,就是刚出生的婴儿奋力的想挣开眼睛。迎着微风,我到了一个分叉口前,犹豫了片刻,我回头看了看我曾走过的路,因为我知道,不管接下来要走哪一条,要走多远,我都得记住回家的路。突然手机想了,我知道是她,其实当时我也正在想她,正在想一个家。我说我在散步,她说小女子先告辞了。因为她知道我这时候出来是想一个人思考思考。

等我标记了过往,心里装好了回家的路,我做了第一个选择。选择了一条有阳光的路,其实这是下意识的,因为我想找点阳光取暖。走在这条路上,我在想。什么是幸福?幸福就是冷的时候有衣穿,饿的时候有饭吃,急的时候有厕所。这是我们的基本需求,所以也就不难明白,为什么博士会去卖红薯,因为他们也有做为一个普通动物的无奈。

接下来再走,可以绕公路,也可以踏过泥泞的草丘。我选择了泥泞,因为我喜欢风中泥土的味道。站在草丘的顶上,耳旁传来阔别好久好久好久微风和小草嬉戏的笑声。这种快乐,不置身其中,倘若走在他人铺好的柏油路上是永远也体会不到的。因为那里,节奏太快,没有心情。

路上我还想了很多,我想了想我在WEB方向能走多远,尽管好多人说这没有前途,回国也没有竞争优势,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可以做的很自如很温馨的职业。我也想到了假如有一天我也考虑买房安家的问题,目前倒不愿意扎根大城市,却更渴望能做一个作家,和她过着浪漫的游居生活。

路还要走,但一定要回家的,就像有人说的一句话,人生事业再成功也都只是零,没有前面的壹,什么都白搭。

分叉口上,我在找我的壹,你找到了吗?

王辉 wechat
订阅王辉的博客,请长按或扫描上方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