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辉的博客

雨水模糊了眼睛

雨水模糊了我们的眼睛,而我们却看的更加清楚更加坚定,对未来。

上一次类似的经历,恐怕都还得追溯到中学时代。那是一场足球赛。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并没有浇灭我们那群十三四岁少年对足球的热情。雨很大很重,加上狂劲的风,砸到眼珠上,迸发出难以抑制的战斗激情。我们不知疲倦的奔跑着,叫嚷着,目的已不是洞穿对方的球门,而是尽情享受雨水给视觉带来的冲击,当时我只想让它来的更猛烈些。当雨后天晴,大家都瘫到在地时,我感受到了记忆中的第一次淋漓尽致。

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周六的早晨,雨水再一次侵袭了我的眼睛,这一次,有我,和她。

本来是打算周日我单独返回巴黎的。计划定的很早,因为能买到廉价的车票。变化却来的很快,她突然收到了下周二在巴黎的面试通知。急急忙忙把我之前的票退了,我们买了两张一起从图卢兹北上的,最便宜的票。周六早晨六点零八出发。

我担心地铁那么早应该不会跑,所以我问她:“小微,如果我们提着行李箱到了地铁站,发现地铁没开,步行到车站,最多要花多长时间”。

她边收拾行李边说,“最多三十分钟”。

“那好,我们五点起床,五点半出发”。

她当时给我说三十分钟的时候,肯定没考虑到,我们的行李箱会如此脆弱,我们的眼睛会如此模糊。可最后上车的那一刻,确实是三十分钟之后。

刚出门的时候,我一手举着伞,一手拖着行李。路很窄,两人并肩都有些困难,再加上行李,更难。所以大多数时候,她都冲在伞的前面。

拖拖拉拉到地铁口以后,发现地铁没有开。车上除了有一辆被她错认为出租车的警车之外,雨幕之下,只剩下拿着酒瓶踉踉跄跄的歌唱家了。

无奈,收起伞,赶路吧。

由于我现在戴眼镜的缘故,当年的那种雨水撞击眼球的感觉已经找不回来了。但我仍踏着挑衅的步伐,告诉这不知人间冷暖的雨,我能赶上车,有种,你再下大点。

这时,老天没种,而酩酊大醉的两位带帽子的非洲朋友,却混身都是。他们蔑视的冲我们喊着,chichi, yo, chichi。我当时不确定他们狗嘴里吐出来的是不是这几个词,后来字典上我也没有查着,但我知道,如果大蒙哥在的话,他们死定了。

我边走,边看着表,她停了下来,用衣角擦了擦眼镜,告诉我:“雨太大了,我看不清,你盯着路的左边,我们就快到了”。

“好”,我坚定的说。

她紧紧跟在我的身后,拽着她那没有轴心的行李箱,跟的紧紧的。

这时仿佛有种东西,叫做一起吃苦的幸福,掺进了我们的眼里,模糊了我们的视线,但却让我们看的更加清楚更加坚定,对未来。

王辉 wechat
订阅王辉的博客,请长按或扫描上方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