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辉的博客

一亩三分地的问题

美丽城市(belle-ville)的游行,中国使馆对受害群众的调查,都深刻的反映着一个问题,中国人在法国的人身安全问题, 一个一亩三分地的问题。

大街上,无所事事的人中,大部分是黑人和阿拉伯人。他们有的拿着酒瓶,有的露一半屁股,有的在别人面前晃晃他们闪亮的武器,说这是反击。这个词本来是只有忍无可忍的中国人才配的上用的。可总有一些人不知廉耻,颠黑倒白,把恶意攻击说成是自卫反击。

我又提到了黑人和阿拉伯人,可并没有以偏概全之意,更没有种族歧视。一味的排除异已,只会让人分不清六和九,然后还把他们一起用在圣战上。可毋庸置疑的是,对他人进行人身攻击的大部分是黑人和阿拉伯人,一黑一白的他们让我明白,邪恶是不分黑白的。可我还是有些疑问,为什么总是黑人和阿拉伯人,这就是他们的民族形象吗?

我有几个非洲同学,在同一个项目里学习。一天中午吃饭,为了赶下午的任务,我吃的很快。两个非洲同学坐在旁边,又是说,又是笑,可就是饭下的太慢。我有些着急,问他们什么时候能吃完。这个问题引起了他们的不满。他们说,生活中除了工作还有其它的东西。我说好吧,那就让我们谈谈这些其它的东西。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喜欢工作”,他们一直都很好奇。

“因为我们尊敬热爱工作的人”,话中好像还有话。

“世界上有哪个国家不是这样的吗?”,他们意识到了。

“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我们喜欢劳动带来的快乐。”

“劳动中的快乐?”,他们想不明白了。

“你们生活中最重要的是什么?”,我很想了解一下他们的价值观。

“家庭,一定要花时间和家人在一起,这点我们牢记在心。因为那是我们的根,身边很多人都会离你而去,而家庭是你永远可以停靠的港湾”,这应该是他们说的除了工作以外的东西。

“你说的很对,有很多人都是以家庭为出发点的,可在奋斗的过程中往往把它给忽略了”,我很赞赏。

“法国为什么有很多黑人不工作”,这是一个很尖锐的问题,对陌生人千万不要如此提及。

“其实在法国的黑人有两种,一种是受政府监视的外国人,一种是无拘无束的法国人。前者要么是有工作,要么是有学习,否则他们是不能留在法国的。后者没了这种顾虑,并且可以享受作为法国公民的各种福利,个别人无所事事,就算有事也是生非。”

“那阿拉伯人应该也是这样的?”

“恩,差不多。”

如此看来,站在一亩三分地上,牛的某个器官长的就是很发达。想在别人的地盘上混口饭吃的,就不得不忍受该地一些欠完美因素的干扰,如果实在忍不了,还是回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吧,把它发展的好好的,就不用再吃人生地不熟的哑巴亏了。

王辉 wechat
订阅王辉的博客,请长按或扫描上方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