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辉的博客

码农

“万一到时在法国转不了身份,你回去干什么呀?”,我一朋友问。

“还做程序员呀”,我没加思索的答道。

“那岂不是成了码农了?!”,他貌似对我的回答感到很惊奇。

同样的职业,同样的我,怎么在法国混迹,就可以叫做工程师,到了老家就立即成了码农。这种称呼上的转变到底影射了什么?

工程师,在法国,是他们传统精英教育培养出来的产物。从学历上来说,相当于国际上通行的研究生。但相比研究生而言,又有它独自的风格,主要体现在理论与实践的结合方面。而码农呢,单从字面上解释,编码的农民,做的是机械的,重复的,体力工作。从分工上来说,前者有能力主动的去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而后者,则是简单的执行已经分配好的任务。

其实,地域上的差异可以导致,同样的行业,在不同的国家,拥有不同的特点。整个软件行业,在国际化进程的影响下,已经形成出了明显的区域性差异。美国及欧洲的一些发达国家,把一些底层的开发任务,外包到印度,中国及其它的一些发展中国家去。举例的来说,iphone是美国人设计的,却是亚洲人组装的,一个干的是工程师的设计工作,一个是技术工人的手工拼装。当然,分工不同,创造出来的财富不同,所受的待遇就自然不同。

可即便没有这种分工上的差异,不同区域,对相同职业的人,薪金待遇还是不同的。欧洲,特别是美国,程序员的收入是相当可观的。而我们却常常以工资多少论英雄,拿的多就是工程师,少就是码农,多少有点以貌取人的感觉。

称呼上的差异确实体现了不同国家不一样的国情。但对我来说,称呼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找到劳动时的喜悦感,成就感,以及因自强而产生的上升空间。

农民也可以欢乐,安康和幸福,只要他喜欢。

王辉 wechat
订阅王辉的博客,请长按或扫描上方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