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了一等奖却仍然失败的创业经历

Jean-Baptiste Rudelle有两个梦想:创办一家公司,写一本书。他都做到了,公司是风靡法国的Criteo,书叫“他们说这不可能”,讲了Criteo从巴黎的一家沙拉店到纳斯达克上市的经历。

创业我也尝试过,项目获了奖可仍然失败了,这篇文章说说我的经历,和书中的成功经验对比一下,看我学到了什么。

我的不可能

故事从2016年初春开始,我的一个同事加老乡,神秘兮兮的问我,要不要搞点事情。他说团队不错,有美工,有市场,不是程序员单干,但出于保密的要求,他没有告诉我具体做什么。一周以后在法国国家图书馆,我见到了牵头人,大家互相赏识,当场就牵手成功。项目是开发一款绿色的陌生人社交学习应用,帮爱学习的人找到学习的伙伴。

接下来的2016年夏天,美工,程序员,产品经理,视频制作员,大家加班加点的准备“春晖杯”法国分赛区的创业大赛。团队中都是在校学生和在职员工,只能利用晚上和周末的时间赶项目。那个夏天,我几乎不和朋友见面,像消失了一样。付出得到了回报,我们斩获了一等奖,赢得了秋天参加江浙人才交流会的入场券。然而,初战告捷的背后,我们丢失了一员大将,因为项目上无法调和的分歧。

获奖之后,加上人员上的调整,我们度过了一段困难的日子。参赛之前,大伙有目标,有任务,商业计划书要写,应用要上线。可比赛毕竟只是比赛,项目的成功最终还是取决于能不能创造财富。秋天到了,我们从巴黎到了江浙,怀揣着邂逅投资人的愿望。江浙确实举办了一次盛会,可除了参加了几次路演,给领导们的讲话鼓了几次掌,加了几个微信群之外,我们并没有找到愿意陪我们走上一程的投资人。

在徘徊中,又有人离开了团队,这时已经是2016年的冬天。江浙三日游之后,我们意识到必须推广应用,吸引用户,验证模式。没有资金支持,没有充裕时间,我们很难走下去。我完全可以理解,当时任何一个人做出的离开团队的决定,因为人到这时候,只能用身心俱疲来形容。一次接着一次的推广,我们怀着希望出发,载着失望归来。虽然受测用户嘴上说着我们的产品好,却留不下日活。

摸索中,2017到了,春节过后我们说,如果要继续下去,必须拉到投资。就这样,在创业进一年之后,我们第一次触碰到了那个话题:团队的股权结构。一个没有股权结构的团队是拿不到投资的。可一款没有日活用户的应用,拿到投资谈何容易。

2017年的春天,故事从春天开始,到春天结束,失落,迷茫中夹杂着一丝解脱。

他们说这不可能

途中,有人告诉我,你们的项目不可能,到最后我都没有信。Jean-Baptiste Rudelle把Criteo变成了可能,并把它写成了一本书,让我们看看他是怎么做到的。

借力投资人

Jean-Baptiste有两个合伙人:Franck和Romain,走廊里认识的。可在这之前,他先去见了投资人。投资人听完报告后,说要商量一下才能给结果。出门等待的间隙,Jean-Baptiste在走廊里察觉到有两个人的谈话内容和他的想法很像,就去接触了他们,三人最后走在了一起。我这里重点想说的是,在没有产品,合伙人的情况下,Jean-Baptiste首先见的是投资人。而我们是在团队在发展到十多人,参加了比赛,获了奖,上线了产品,申请了专利之后才开始找的投资人。

这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担心前期身价太低,把自己卖的太贱,想等着估值高的是时候再引入资本。没有资金,大家只能兼职硬撑着。这不仅不利于长期工作,而且束缚了产品的迭代速度。

找投资人就像做销售一样,所以能拉来引投资的人是团队中重中之重的人才,Jean-Baptiste并没有像其他两位那样贡献了精妙的算法,但这并不妨碍他是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转型

在初创企业里,有一个专业术语叫Pivot,意思就是当产品行不通的时候,要大胆转型。Criteo起初是因为Jean-Baptiste做完沙拉后看了一部烂电影,想搞个评分系统给人们推荐好看的电影。除了推荐电影外,他们还推荐过博客,一直到今天做实时动态广告的推荐。所以说,起初的点子重要吗?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点子,缺的是能快速转型的团队。Jean-Baptiste在创建Criteo之前已经有过几次创业经历,之前的经历中,当转型的时候,总会遇到阻力,团队认为转型不可能。而在和Frank和Romain的合作中,后面两位可谓转型的好手,两个月就把原来的电影算法转成了博客算法,再到之后的广告算法,都是神速。

我们虽然也调整过几次路线,从最初的学留学知识,到百科知识,一直到最后的星座知识,但基本的模式都没有变,另外就是转型周期过长,我想这和大家兼职,不在一起工作都有关系。

共享成功

21世纪我们能共享什么?我们可以用Airbnb共享房子,用滴滴打车共享车子,用迪拜共享单车,用某某共享雨伞,共享马扎,最近又听到共享娃娃机。共享是一种哲学,在创业的过程中,你还能共享什么?共享成功!Jean-Baptiste最初就认识到,创业不是一个人的事,要吸引人才,就要共享股权。具体数字我不知道,Criteo的初期的几百个员工都拿到了股权。有的创始人害怕失去对企业的控制,不敢把股权放手出去。可凡事都是相互的,你不想别人分了你的蛋糕,那别人就不会全心全意的把蛋糕做大。一个饼干的百分之百还是一个饼干,一个市值上亿的公司,持有百分之一,就可以让你变成百万富翁。

我们的团队,由于股权问题研究的太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大家都不知道各自占了多少,我想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团队的稳定。

企业家情怀

接下来说的这两条和创业关系不大,Jean-Baptiste讲了点情怀。

富人税

每个人都有他的烦恼,穷的时候想着填饱肚子,富的时候,想着避税。书中的一个桥段,非常形象,说Jean-Baptiste在他的大别墅前,看到了两个人从保时捷跑车里走出来,成功人士的打扮。其中那个女的,很自然的问Jean-Baptiste有没有把收费站的发票留下,能不能把发票给她,这样她可以充做企业开销可以减税。

互联网革命创造了巨大的财富,本以为它会帮助整个社会更上一个台阶,然而财富却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并没有对社会产生多大影响。我上一年去三番参加JavaOne的时候,就被那么多露宿街头,步履阑珊的流浪汉给惊到了,举世闻名的San Francisco同时出现了天堂和地狱。Jean-Baptiste应该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他愿意交更多的税,去降低这个社会的贫富差异。

不需要看价签的时候

在书的最后部分,Jean-Baptiste问了一个问题,当你买东西再也不需要看价签的时候,你会怎么安排余下的生活?当然,我们说的不是买袜子,买肥皂的时候,是当你在巴黎买房子的时候都不在意价钱的时候。这里卖个关子,我不说他的答案了。如果你励志做一个企业家,你可以想一想你的答案!

后话

虽然创业失败了,但我从中受益匪浅。创业本身,无论成败,都是一段宝贵的经历。我结识了那么多有理想,有才华的青年。团队中如今有人去了Amazon,有人去了Criteo,(有谁找工作,我可以帮助找他们内推),还有人把自己的头衔变成了博士。期待再次扬帆启程!

王辉 wechat
交流或订阅,请长按或扫描上方微信二维码